6岁男孩患重症被下病危通知,妈妈无奈选墓地:我更想让他活着

  • 日期:08-05
  • 点击:(1425)

E世博手机客户端

  1564562507980330431.jpg

  “墓地是在6月21日去看的,那时候孩子的病复发比较严重,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,就把孩子葬到陵园,离家能够近一点,想他的时候我站在家门口朝那个方向能望一望……”今年29岁的周茂平背着家人,在安徽霍邱八里陵园挑选了一块墓地,只有不到两平方米的地方,因为孩子只有6岁,年纪太小还不让进祖坟,不得已才会这样做,她更希望的是儿子能活下去。(图为周茂平在6月份看的墓地)1564562527863592344.jpg

  冀华翌是周茂平和丈夫冀章数的大儿子,来自安徽霍邱。冀章数在屠宰场当夜班司机;周茂平和老母亲在家照顾两年幼的孩子;孩子的爷爷除了干农活,还会附近工地上做些零工。两个儿子先后出生,让周茂平一家倍感幸福。不曾想,幸福的背后是一步步逼近的噩梦。(图为哥哥冀华翌给弟弟喂零食)1564562586356562540.jpg

  “2018年的1月13日,孩子意外摔倒,不能走路,疼得翻身打滚,浑身冒冷汗,脸色发黄……”周茂平说,她立即带着孩子来到合肥儿童医院做检查,医生说:“情况很不好,疑似恶性肿瘤。”听到这,周茂平就什么也听不进去了,模糊记得医生说孩子病得很严重,可能会有生命危险。当天,她就签下了第一张病危通知单。(图为妈妈周茂平提起孩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)1564562599325305576.png

  周茂平难以置信,一直活泼健康的儿子怎么就被医生下了病危通知单。紧接着孩子做了核磁、骨穿等一系列检查,结果确诊为盆腔神经母细胞瘤,肿瘤已达13公分。周茂平和冀章数看着被疼痛折磨得无法入睡的孩子,欲哭无泪。医生告诉他们,这种病只有20%的治愈率,而且复发的几率也很高。“即使只有1%,我们也要救孩子。”小两口异口同声地说出这句话。(图为冀华翌的诊断证明)1564562614099881611.jpg

  爸爸冀章数从亲戚朋友那借到几万块钱准备化疗和手术,第一次化疗孩子反应严重,短短十天,冀华翌瘦了十斤,头发也掉光了,一看到医生,就怕得发抖。熬过四个疗,医生给孩子做了肿瘤切除手术,从孩子身上取出大小11枚肿瘤,最大的有鹅蛋那么大,最小的直径有2公分。看着孩子盆腔下腹部上20公分的刀口和取出的肿瘤,妈妈十分心疼。(图为冀华翌术后的刀口,他身上戴着24小时随身心脏监护装置)1564562622764415171.jpg

件有限,孩子移植手术的治疗被搁浅,最后选择继续化疗。化疗也不是很顺利,孩子高烧不退且心脏和肝脏损伤,每天24小时保心、保肝的药不停,医生建议用进口化疗药,可进口药一支要2450元,一次需3支,全部是自费,现在孩子每次化疗时都要用。(图为冀华翌趴在妈妈肩上)1564562641147953879.jpg

  尽管孩子病情复发,爸爸冀章数从未想过放弃治疗,儿子生病到现在已花了50多万,能借的都借了个遍,爸爸在孩子生病以后一直开夜车,每天奔波三百多公里,开车、装货、卸货、打称、算账他把所有的都活包揽了,每月工资五千左右。为了给儿子筹钱,近两年他一刻也没有停下过,他说:“我不敢休息,不敢生病,儿子还在医院等着钱救命,我只有拼命地干,只有这样,孩子才有希望。”(图为冀章数连夜开车装卸)1564562649474062041.jpg

  周茂平在医院照顾儿子,孩子做化疗心疼得眼泪直流。无法为孩子分担痛苦,是一个母亲最大的无助。在病情严重的时候,冀华翌会悄悄的问妈妈:“世界上有没有长生不老药啊,这样就可以治好我的病,就不会像万惜哥哥那样离开他妈妈(万惜是孩子的表哥,2017年因横纹肌肉瘤去世)。”现在的冀华翌变得非常懂事,喝药一口气全喝光,跟妈妈说:“这是我的二锅头,我干了。”(图为冀华翌喝药)

  1564562667845948482.jpg

  现在冀华翌病情复发,医生说最好的治疗是去做免疫治疗,可一次免疫治疗就需要百万的费用,两年的治疗他们早已山穷水尽,孩子活下来的希望与他们隔着百万元的鸿沟,他们不知如何跨越。(冀华翌因疼痛哭泣)

达到当天最大量